推荐资讯

明泽楷多么想要从背后紧紧的抱她抱在怀里他深情且无奈的凝着她瘦

发布时间:2018-07-02 09:33 浏览:
 然而,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直到宴会结束,他们也没能见到明泽楷,奥不,是ike。
 
    他神秘的再次如人间蒸发一样。
 
    后来吴子洋和常景浩都找熟人打听了会长千金的未婚夫,原来那天他们离开后,那个ike做了详细的自我介绍,说是他从四岁就去了瑞士,而会长千金是在瑞士留的学,他们是在瑞士相识,相恋的。
 
    这段时间仲立夏的心神不宁没能照顾好孩子,皮皮生病了,乔玲可能也在朋友那边听到了些什么,看仲立夏心事重重的,也不敢问。
 
    夜里皮皮高烧不退,上吐下泻,乔玲最近高血压也犯了,仲立夏一个人抱着皮皮去医院。
 
    她以为不管他是死是活,她都可以坚强如初,她发现自己也有累的时候。
 
    皮皮本来就不舒服,被绑在儿童座椅上又哭又闹,一哭就又吐了,到了医院后,皮皮身上的衣服脏的一塌糊涂,车里没有可以换的衣服,这样进医院,怕连医生都不想碰皮皮。
 
    仲立夏只好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换给皮皮,小小的他被完整的裹在她的衣服里,很是可爱。
 
    夜里医院里的人并不多,三三两两,挂完号着急去十二楼小儿科的仲立夏刚好看到有电梯门开着,抱着皮皮就往那边跑,“等一下……”
 
    还好,电梯里面的人等到了她的喊声,将电梯门重新打开,仲立夏抱着皮皮跑了进去已气喘吁吁,她只顾着看怀里的皮皮,没有看帮她留电梯的人,但还是礼貌的和对方颔首道谢,“谢谢。”
 
    站在电梯里的明泽楷一瞬不瞬的盯着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仲立夏,很明显,是皮皮生病了,她深更半夜的抱着皮皮来看医生。
 
    仲立夏自己伸手按了12楼,这么晚来医院,她本来就有点儿害怕,她和身后的人说了谢谢,身后的人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这不禁让仲立夏毛骨悚然。
 
    她紧紧的抱着皮皮,只期待十二楼能快一点儿到达,不管身后的是人是鬼,她都有种不寒而栗的不好感觉。
 
    被仲立夏抱在怀里的皮皮眼尖的看到了一直没说话的明泽楷,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爸爸……”
 
    爸爸。
 
    孩子开心的称呼让两个大人的心猛然一揪,明泽楷对皮皮抿嘴慈爱的微笑,皮皮又叫了一声,“爸爸……”
 
    这让仲立夏不禁不转身回头,所以,当明泽楷真真切切的出现在她的眼前时,一时间她杀了他的心都有。
 
    仲立夏温柔的抚摸着皮皮的脑袋,低声的哄着孩子,“乖,那不是爸爸,爸爸去外星球还没有回来呢。”
 
    皮皮听得懂大人的话,但他还不会说话,不会表达心里的想法,他只能朝明泽楷伸着小手一攥一攥的叫着爸爸,“爸爸,爸爸……”
 
    明泽楷上前一步,想要抱抱皮皮,电梯叮的一声响了,十二楼到了,仲立夏抱着皮皮,置气的离开。
 
    皮皮哭了,还不停的叫着爸爸。
 
    孩子的哭声让两个大人的心都疼痛的揪着,明泽楷一路跟在他们的身后,想要帮仲立夏抱着皮皮,又怕惹怒她。
 
    仲立夏抱着孩子见医生,去缴费,做ct,整个过程他都只能跟在她的身后跑上跑下,检查结果出来,是孩子受凉,腹部淋巴结炎,平时多注意饮食,特别是初冬的季节,要喝温水。
 
    等都检查完了,皮皮小家伙也累了,在仲立夏的怀里直接睡着了,仲立夏想到自己车里在来的时候被皮皮吐的一室狼藉,便扭头看了一眼一直跟着她们的明泽楷。
 
    没有称呼,面无表情,平静的像是陌生人,又像是最熟悉的人,“要送我们回家吗?”
 
    明泽楷放在腿上的手缓缓收紧,深深的凝着她,她脸色很不好,还有疲惫的黑眼圈,看在他眼里,疼在他心里。
 
    他动了动唇,“我帮你们拦出租。”
 
    切,拒绝的还真痛快。
 
    仲立夏清冷的看着他,“不必了,我自己也能拦。”
 
    对眼前这个男人失望透顶的仲立夏起身准备离开,真是见了鬼,为什么要在医院遇到他,他又不是医生,在医院遇到熟人的几率那么小,怎么就偏偏遇到他了。
 
    “仲立夏……”明泽楷紧跟着站了起来,走到她的面前,看着她,“我开不了车,因为那起车祸。”
 
    不是不想送,是送不了,有心无力。
 
    仲立夏冷嘲的看着他,“矫情。”一个大男人,因为一起车祸留下心里阴影,连车都开不了了,他不是矫情是什么?
 
    仲立夏没好气的将皮皮塞到他的怀里,“孩子还能抱得动吧。”孩子交给他之后,她转身就走。
 
    明泽楷抱着皮皮跟在她的身后,电梯里依然是他们一家三口。
 
    “我该叫你明泽楷,还是ike?”仲立夏失神的眸色凝着前方的电梯门,她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她相信,他有苦衷。
 
    明泽楷多么想要从背后紧紧的抱她抱在怀里,他深情且无奈的凝着她瘦瘦小小的背影,“对不起,我无法履行对你的承诺。”不能陪你走一辈子,不能背你走一辈子。
 
    背对着他的仲立夏摇头,她不敢回头看他,是怕他看到自己眼中的泪,她哑着嗓子说,“不管你是谁,你都是我的。”
 
    “仲立夏……”
 
 第143章 总比她苦守我一辈子强
 
    停车场,明泽楷抱着皮皮,仲立夏简单打扫一下车里的狼藉,很快仲立夏便从他的怀里将皮皮抱回,放在了儿童座椅上,虽然睡的不是太舒服,但也只能这样回家。
 
    四目相对,他明明有话要说,仲立夏也在期待着他说点儿什么,但他终是没把隐瞒她的事情说出来,他温润一笑,“回去路上小心开车,好好照顾自己。”
 
    仲立夏无奈的苦笑,往前走了一步,主动的抱着站在她面前的他,依旧是那么温暖那么踏实的胸膛,他怔怔的站在原地,没有身后回抱她。
 
    没关系,她不介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