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越吉甚至没有给贾诩传出准确的消息,只说是敌人畏惧自己而溃不成

发布时间:2018-05-29 17:19 浏览:
“什么?匈奴人竟然分兵了?这不是找死吗?哈哈…………”看着这样的战报,一旁的越吉忽然笑了出来,道:“如今我们兵强马壮,他匈奴人那么一点的兵力,竟然爱分兵,看来真的是被文和先生打糊涂了啊!”一旁不少人也都是笑了出来,好像是对于匈奴人做了这样愚蠢的事情,很是嗤之以鼻。
 
    而贾诩根本没有理睬这些人的反应,大脑在飞速的旋转着,分兵,兵分三路而来,李林何等智慧之刃,打败之下,知道冲击自己一点肯定是会没有用的,但是如今兵分三路,这何尝不是一个十分愚蠢的决定,己方兵力多,而李林兵力少,在此分兵,只要自己逐个击破,很是轻松的就可以直接剿灭李林的这三股兵力,李林难道真的这么傻?怎么可能呢?但是他确实分兵了,连续三次的战报,都是说了李林分兵的路线,不会错,这怎么可能呢?
 
    贾诩满头的问好,思索了半天,越吉都有一点等不及了,道:“文和先生,别想了,我现在就立即带领我东羌的勇士们,立即攻打这匈奴大军三路之中,中间的一路,直接掐断匈奴其他两路的联系,不出三天,这几万匈奴人啊,肯定就会被我东羌的勇士给杀干净的!
 
    贾诩依旧不理睬越吉的话,过了片刻,贾诩喃喃自问,道:“难道这李林是想分三路而出,而后快速汇聚成一路?”贾诩想了好久,觉得自己布下的口袋阵,虽然不能击杀匈奴人的部队,但是拖上的三五个月绝对不成问题,到那个时候,李林不退兵就是死,但是想要破了自己这个口袋阵,还是要猛攻自己的一点,才是最好的方法,只是要打对地方才成…………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军心溃散
 
    贾诩一脸的宁静,让那个一旁的越吉等人看的很是苦恼,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但是在众人眼里,眼前的形势,已经转向了东羌人这边,未尝一败的匈奴人,在贾诩还没来的时候,就已经在临泾城下尝到了失败的滋味,现在更好,已经无法再度向前,竟然用了这样愚蠢的计划,越吉心中大喜,心说,自己来的可真及时,这一会,自己必须要立下大功!
 
    “文和先生!这样吧,我即可出兵,立即攻打中间一路,文和先生在大营之中坐镇即可!”越吉率先说道。
 
    贾诩缓缓的别过头,看着越吉,“好!”贾诩默默的说了一句,贾诩从越吉的眼神里都可以看出来,就算是自己不同意,越吉也是不会答应的,越吉前来,也就预示着自己在营中的绝对统治地位的丧失
    迷胡在一边,用东羌最传统的治伤要给迷当那个血肉模糊的后背敷药,嘴上不停的骂骂咧咧的道:“大哥!妈的!这个贾诩是还真狠啊!竟然把大哥打成了这个样子!”
 
    迷当疼的呲牙咧嘴,听迷胡这么说,赶紧道:“嘶…………弟弟,你也别胡说了,贾诩这么做,其实也是为我好!”
 
    “啥?”迷胡一听,脑袋有点转不过来,没好气道:“他下令让人打大哥你,大哥!你竟然还说他好?大哥,你是不是被大糊涂了?”
 
    迷当是个明白人,道:“诶!要是不打我,以后要是我们人马再犯错怎么办?贾诩依旧不闻不问?那这仗还怎么打,迷胡你想想,要是那个时候坐在上面的是我,跪在下面的贾诩,又会怎么样?”
 
    “那样用说!当然是…………”说了一半,迷胡忽然明白了一点,虽然还是很是生气,但是也停止叫骂,默默的给迷当敷药。
 
    “诶…………”迷当叹息一声,缓缓道:“其实我最担心的,还是越吉啊!”
 
    “嗯?”迷胡眉头一皱,疑惑道:“他怎么了?他这回要是在抢大哥的功劳,我非要…………”
 
    “迷胡!”迷当当即呵斥道:“不得胡说,你的冲动都犯下多大的错了!”
 
    “哼!”迷胡不满的哼了一声,也就不再说话,迷当缓缓道:“东羌四元帅,越吉为正,他以前所做的事情,也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但是现在也就剩下我跟他了,他依旧贪功,恐怕贾诩都会容他!”
 
    迷胡是听不明白大哥的话是个啥意思,反正对于越吉,迷胡是一直反感的,但是越吉是东羌大元帅,有的时候,迷胡又不得不要听从他的指挥,但是越吉每次都把功劳揽到自己的身上,迷胡怎么会喜欢…………
 
    在迷胡还在照顾迷当的时候,越吉已经很是兴奋的带领自己新带来的三万精锐出动,想要赶紧来个开门红,一震声势,也让这些人看看自己的厉害,也不知道以前都被李林大的抱头鼠窜,你还证明你的厉害个屁啊。
 
    “勇士们!加快速度,让这些匈奴人监视我们东羌勇士的厉害!”越吉大手一挥,全军加速…………
 
    “先生!”在城头之上的继续默默的看着这一幕,一旁的张白骑很是焦急的叫了一声,道:“先生!难道你就让越吉这么的贸然出动了?那李元杰那里是善茬,越吉这样的冲动,肯定会吃大亏的!”
 
    “嗯!”贾诩点点头,道:“我知道!但是你说,你我能够阻止的了吗?”
 
    “额…………”张白骑被贾诩简单的一句话噎的没了下文,默默的看着外面疾驰而去的东羌人马。
 
    而就在距离新平几百里开外,马超带领的中路军正在行进,对于李林的马超也是震惊无比,兵分三路,这样的形式,分兵简直就是找死,到那时李林却执意要分兵,并且给了三路大军的统帅,一个人一个锦囊,倒是玩了一把故弄玄虚。
 
    “报…………”一声疾驰而来的哨骑,到了马超面前。
 
    “噗通!”哨骑一看到了目的地,竟然直接从马上栽了下来,可见是十分的劳累,而再看那战马,上好的战马的嘴里,已经不同的吐着白沫。
 
    “禀告…………禀告将军!越吉在今日辰时出兵三万而来!”传令兵纵然万分劳累,也是赶紧起来,对马超道。
 
    “好!你快下去休息吧!”马超立即道。
 
    “诺!”哨骑赶紧下去,这人是李林专门布置在外的眼线,新平距离如此之远,而且还是东羌人的地盘,也可见这哨骑传令的不易,但是军情万急,在这样的战争形势之下,情报就足以改变一场战役的战局,所以李林派出的探马十分之多,在李林身边,每天最忙的就当属专门负责打探消息的土狼不首领兰德尔了…………
 
    马超一伸手,到了身边的二弟马休面前,道:“二弟,主公的锦囊给我!”
 
    “诺!”马休赶紧从怀中拿出李林的锦囊,李林吩咐过,只要是接到越吉出兵的消息,马超的中路军便要立即打开锦囊,无比按照锦囊上的计策行事。
 
    而越吉辰时出兵,马超看了看时辰,要是越吉直奔自己而来的话,按照东羌骑兵的速度,现在也已经到了危险距离了,马超赶紧打开锦囊,一看之下,惊讶的查下掉下大牙。
 
    “大哥!”马休看着马超痴呆的样子,疑惑的看着马超叫了一声。
 
    马超眉头紧皱,思索片刻,主公指令,谁能违抗,马超立即喝道:“按照主公之计行事!”说着,便将锦囊之中的书信递给了马休,道:“快传给众将查看!”
 
    “诺!”马休接过来一看,竟然漏出来跟马超大致相同的表情。
 
    众将看过之后,马超一挥手,喝了一声道:“散开!”众人立即行动开来…………
 
    “妈的!这些匈奴人难道是猪吗?怎么走这么慢!”在路上策马狂奔的越吉,不停的大骂,不为了别的,已经走了这么久了,竟然还没有与敌军碰上,越吉都有点着急了,一是立功心切,二是身后的勇士们都已经略显疲态,虽然越吉相信自己身后的精锐都是响当当的勇士,一个个体力十分好,但是就这么跑,人和嘛都受不了啊…………
 
    正当越吉不停大骂的时候,一名东羌的哨骑赶来,对越吉道:“大元帅,前面并没有匈奴人兵马!”
 
    “什么?”越吉眉头一皱,一伸手,赶紧制止大军,随即疑惑道:“怎么会没有,莫非是情报有误?”
 
    不一会,又一名哨骑赶了会来,看来是跑的更远去查看,立即对越吉道:“大元帅,匈奴大军在行进了200里之后,忽然一哄而散,一片混乱,布置了去向!”
 
    “一哄而散!”这样的新闻,让越吉更加的震惊,脑袋都有点眩晕了,立即喝道:“什么情况,难道匈奴人内乱了?三路大军还没怎么样,怎么会都跑了呢?”
 
    一旁越吉有的狗头军师疑惑道:“大元帅,会不会因为那贾诩打的匈奴人打败,匈奴人军心涣散,这下有分兵而来,听说大元帅亲往,肯定是哦啊1不行,就跑的跑,逃的逃了吧!”
 
    这样的狗头军师,都是阿谀奉承之人,哪里会给越吉什么好建议,越吉一听,大笑出来,道:“哈哈!这些个匈奴人,胆子真是小!既然中路的兵马一哄而散,那就立即北上,打另一路的!我倒要让匈奴人见识见识,我越吉的厉害!”
 
    “好!”众人齐声吼了一声。
 
    “啊吼!走喽!”一声怪叫,众人很是兴奋的改变了方向,虽然连着拦路有些疲惫,但是听到敌人竟然一哄而散,自己可是还没到啊,竟然被自己吓跑了,这是何等的威慑力,自己是多么的牛逼,谁听了不兴奋?
 
    越吉大军竟然转道北上,越吉甚至没有给贾诩传出准确的消息,只说是敌人畏惧自己而溃不成军,还没有与敌军碰头,就已经溃散,四处逃窜,而自己也要乘胜追击,灭了另外两路大军。
 
    “什么!越吉往北去了!”听到传令兵的话,就连一直淡定的贾诩都是惊讶的叫了出来。
 
    一旁的黄巾军将领也是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张白骑立即道:“怎么会,李林的大军何等厉害,有李林在,军心更是稳定,怎么会随随便便败了一场就军心溃散!”
 
    贾诩立即对传令兵道:“快!立即快马去找越吉,一定要告诉他,李林必然有陷阱,立即回来!立即回来!”
 
    “是!”传令兵都有一些被贾诩的样子给弄害怕了…………
 
相关阅读